我的极品美女老婆小说第十九章节 女王

【我的极品美女老婆小说第十九章节 女王】
“你什么你啊!”陈放呵呵笑道:“早说了这车很贵的,叫你不要拍,不要砸。 !哎,拦都拦不住,真是倔啊!现在好了吧,人家车主来找你麻烦了吧?”
“你陷害我。”光头怒道。
陈放嗤之以鼻,说道:“切,我从来没说过这车是我的。”
一旁的唐青和宋妍儿心好笑,但都强忍住了笑意。
沐静带着两个保镖来到了车前,她美眸里蕴藏着怒火,先是扫视了车一眼,最后目光到了光头身。“怎么回事?”
光头正欲说话,陈放抢先屁颠屁颠的道:“i nu姐姐,事情是这样的。是这几个家伙砸了你的车,我都跟他们说了,这种捷豹很贵的,弄坏了,他们赔不起的。可他们是不听,执意要给你砸了。”
“是这样吗?”沐静却不是傻子,也是个精明人物,而是看向光头,问道。
光头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沐xiao jie,是这个家伙陷害我们。我们以为车是他的。”
陈放嗤之以鼻,他对沐静说道:“i nu姐姐,我可没陷害他们。我出来之后刚好经过你的车,他们拦住了我。我看这家伙拍你的车,好心提醒他们别乱拍,这车很贵的。但他们不听啊,哎,越拦着,越要砸。”
沐静冷淡的看了陈放一眼,她随后又对光头说道:“车是你们砸的对不对?”
光头想说什么,但却发现这个事实怎么都绕不过去,只能兢兢战战的点头。
沐静说道:“很好,在海滨市,还从没人敢砸我沐静的车。你是第一个,够种。”
光头恨不得给沐静跪下去,哭丧着脸说道:“这都是误会啊!”沐静不理,说道:“给你一天时间,明天这个时候,送两百万到我的茶庄,过时不候。若是你敢放我鸽子,后果自负!”
她说完带了两名保镖离开。
陈放马拦住沐静,笑嘻嘻的喊道:“i nu姐姐。”
沐静冷淡的看了眼陈放,说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耍什么小聪明。”
陈放呵呵一笑,说道:“i nu姐姐,你别生气。你这不是没车了吗?先委屈一下,坐我们的车走吧。”他说着在前带路,来到宝马车前,将车门打开。
“i nu姐姐,请!”陈放这叫一个殷勤啊!弯着腰,跟个奴才似的。
沐静沉吟一瞬,最后还是了宝马车。
陈放又将宝马车钥匙给了那两名保镖。
宝马车很快启动,沐静等人扬长而去。
陈放这才转身对唐青与宋妍儿嘿嘿一笑,说道:“咱们走吧。”
“想走?”光头凶光大怒,他带着一众小弟围了来。
陈放笑眯眯的看向光头,说道:“我看你还是快点去找你的金主凑钱吧。”
“麻痹的,你给老子赔钱。不然今天弄死你。”光头暴躁的说道。
陈放说道:“你有病吧,我为什么要给你赔钱?又不是我让你砸的。”
“找死!”光头勃然大怒,突然直接扬起钢管朝陈放的脑袋当头砸来。
劲风呼呼!
宋妍儿与唐青顿时骇然失色。
但在下一瞬,那钢管已经到了陈放手里。
陈放抓了钢管在手,跟挽麻花似的,直接将钢管揉成了一团。他冷笑一声,说道:“在我没发火前,赶紧滚蛋。”
这一幕是颇为震撼的。
几个小混混包括光头,全部看的呆若木鸡。
宋妍儿与唐青也是傻了一般。
随后,光头心有余悸的看了陈放一眼,带着众人迅速离开。
陈放这才打了个哈欠,说道:“真是无聊,咱们回去吧。”
宋妍儿和唐青算是真zheng jian识到了陈放的凶猛。三人随后招了的士回公司,车,唐青也不跟陈放抬杠了,只是忍不住说道:“死陈放,你怎么那么大的力气啊?”
陈放呵呵一笑,说道:“我床力气更大。”唐青脸蛋一红,一把揪住陈放的耳朵,道:“死家伙,你不会好好说话吗?”
陈放被抓痛了,连忙求饶。他是坐在副驾驶,这样子还真是有些滑稽和狼狈。
那的士司机都看的目光怪异,想笑却又忍住了。
“好了,你们别闹了。”宋妍儿正色说道。
唐青这才放过了陈放。
宋妍儿沉吟一瞬,随后才说道:“陈放,那几个混混是不是跟独眼和齐娇娇有关?”
她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。
陈放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的。”
唐青也是一点透,不过她有些怪,说道:“独眼跟你交过手,他应该知道你的实力。这几个混混明明不是你的对手,他派他们来干什么?”
陈放嘿嘿一笑,说道:“青青啊,人说胸大无脑,你这么聪明,看来你的胸肯定是垫了的。”
唐青炸毛道:“你是不是皮又痒了?”
陈放呵呵一笑,随后才说道:“这几个混混虽然不怎么厉害,不过啊,我要是跟他们交手,打了他们。那估计我惨了。独眼肯定跟派出所那边都勾结好了,到时候,几个混混告我暴力伤人。我会被抓进去。一旦被关进拘留所里,他们自然有准备好的罪名给我。我如果反抗,那是通缉犯,如果不反抗,那要将牢底坐穿。这是借刀杀人计啊!”
唐青与宋妍儿听的不由后背发寒,好歹毒的计啊!
不过马,唐青说道:“但你也可以不将他们打伤的啊。”
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”陈放说道。他顿了顿,道:“不过啊,现在他们砸了沐静的车,自顾不暇了,呵呵。”
宋妍儿与唐青想到之前那一幕,也不禁好笑。但同时,宋妍儿与唐青还是担忧不已。唐青说道:“齐娇娇与独眼勾结在一起,只怕是不会此善罢甘休。以后的麻烦会是不断啊!”
“怕什么,有哥在呢。”陈放说道:“天塌下来,哥给你们顶着。”
这话说的两女心一暖,均是感激。
别看陈放吊儿郎当的,但关键时刻却绝对是个爷们。
此刻,沐jing zuo在宋妍儿的那辆宝马车。
开车的保镖叫做徐东来,坐在副驾驶的保镖叫做徐青。
两人是亲兄弟,徐东来是弟弟,徐青是大哥。这两兄弟之前是在东南亚一带打黑拳。后来在黑拳场打死了一个大宗师的徒弟,惹下了da 烦。
那个时候,是沐静出手化解了这场恩怨。
从此以后,两兄弟死心塌地的跟了沐静。两兄弟对沐静爱戴敬畏,绝对的忠心不二。
此刻,大哥徐青忍不住说道:“静姐,今天这事摆明了是那个小子挑起来的。他居然敢在太岁头动土,您为什么不让我们教训他?”
沐静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只怕你们教训不了他。”
“啊?”徐青与徐东来不由吃惊。弟弟徐东来道:“难道他还是个功夫好手?可是我们一点都没看出来啊!”
沐静说道:“不止你们没看出来,连我也看不透。那个家伙,要么是不会功夫,要么是绝顶高手。”
徐青说道:“哪有那么多绝顶高手,我看他是压根不会功夫。”
沐静说道:“你错了,阿青。如果他真是个普通人,不会功夫。他焉有胆子将火烧到我身?而且,这个家伙看我的时候,眼里有种yu wang。你们应该知道,到了我这个境界,没几个男人敢对我有亵渎的念头的。他不同,他将我当做了女人。这也说明,他的境界不我低,甚至有可能要我高。”
徐青与徐东来闻言不由倒抽一口凉气,徐青说道:“静姐,您的修为已经是化劲巅峰,再前一步是陆地真仙。难道他能是陆地真仙不成?”
沐静说道:“陆地真仙应该不至于,不过一切都是我的猜测。这个人很有趣,我们可以多接触接触。”
“是,静姐!”两兄弟立刻恭敬的说道。
回到雅黛公司后,宋妍儿又给陈放安排了一台车,是奥迪a6。
“咱们那辆宝马车难道不要了?”唐青不由问道。
宋妍儿沉吟着说道:“那沐静是个非常精明的人,这次也是陈放引火烧到她身。算了,那辆车当是给她赔罪了。”
“那怎么行。”陈放马不干了,说道:“她的车被砸,干我们屁事。我这去把车要回来。”
陈放说干干,马直接出去。
唐青与宋妍儿都来不及阻拦。
不过这货出去之后,马回来了,探头问道:“那大胸姐姐住在哪里?我要怎么才能找到她?”
唐青与宋妍儿不由扶额叹息,这家伙,真是太活宝了。
不过不管怎样,陈放还是问出了地址,随后屁颠屁颠的去找沐静了。
独眼那边很快接到了光头打来的电话,当独眼听到光头错砸了沐静的车,又被要求赔两百万后。他有种想将光头给活剐了的心,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。
不过,独眼还是真不敢得罪沐静。
沐静这个女人太不简单了,在海滨市是超然的存在。算是那位地下皇帝龙王爷都要卖沐静的面子。
这样一个女人,独眼那里敢招惹。
两百万对于独眼来说,虽然给得起,但也绝对是能让他肉痛的一个数字。
可不管怎样,独眼都得自认倒霉,还要亲自门去赔罪。
且不说这些,陈放很快来到了沐静的茶庄。那茶庄是许式园林的复古风格,一进去仿佛到了古代一般。
陈放在外面看见了自己的宝马车。不过他还是要跟沐静打个招呼。
进去的时候,有店里的旗袍服务员招待。
这些旗袍服务员气质优雅,身材婀娜多姿,看的陈放心驰神摇的,恨不得去在人家的臀摸一把。
陈放说要找沐静,那服务员很客气的让陈放在茶厅里入座,并奉了热茶。随后才表示可以去通传一声。
陈放也坐在那儿,翘起二郎腿,从口袋里拿了包瓜子出来磕着吃。
这一幕让那服务员看的颇为无语,觉得这货真是极品。
不一会后,沐静带着徐家两兄弟过来了。
沐静换了一身清爽的运动服,头发扎了个马尾。是这样的装扮,依然显得大气优雅,高贵动人。
陈放一见到沐静,马站了起来,笑嘻嘻的喊道:“i nu姐姐。”
沐静淡淡的看了陈放一眼,正欲说话。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她也彻底无语。
因为陈放很殷勤的抓了一把瓜子,递了过来。“i nu姐姐,磕瓜子。”
沐静愣了一下,随后忍不住轻轻一笑,她接过了瓜子,然后说道:“坐吧!”
两人入座。
沐静还真磕起瓜子来。别说,这嗑瓜子在这女神的嘴里,都显得格外的高雅。
嘎嘣嘎嘣的,清脆而有韵味。
陈放忍不住赞叹说道:“i nu姐姐,你真漂亮,连磕瓜子都这么迷人。谁要是能做你老公,那真是神仙也不想做了。”
沐静将手的瓜子搁到了桌,随后喝了一口服务员奉来的香茗,这才正色说道:“好了,说吧,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
陈放微微一呆,随后一笑,说道:“额,i nu姐姐,我是来拿我的车的。我这不是将车借给你了吗?我也不要你去还了,我自己主动来开走成。”
沐静淡淡说道:“你害得我的车被砸了,你还想把你的车开走?”
陈放嘻嘻一笑,说道:“i nu姐姐,话可不能这么说。你的车是我一直在保护的,只不过没有保护成功。你要说是我害的,这可不仗义了啊!”
沐静冷淡说道:“好了,你也别装疯卖傻了。到底是怎么回事,大家心里都清楚。总之,你要把车开走是不可能的。”
陈放顿时郁闷住了,说道:“i nu姐姐,你这不是耍无赖嘛。”
沐静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当我是在耍无赖好了,你想怎么样?”
陈放摸了摸鼻子,微微叹了口气,说道:“i nu姐姐,这可是你逼我的。你不把车还给我,我一直跟着你。你吃饭我跟着你,你洗手间我跟着你,你睡觉我跟你一起睡。”
沐静不由睁大了美眸看向陈放,她感觉的出这货还真能干出这样的事情。
“你真不怕?”沐静眼有了一丝冷意。
“怕什么?”陈放莫名其妙的说道:“i nu姐姐你这么漂亮,难道还会chi ren不成?”
沐静沉吟一瞬,随后说道:“反正你随便吧,车你是休想开走。”说完之后,她转身走。
陈放立刻跟了去。
那徐家两兄弟眼神寒冷,如两堵铁墙挡在了陈放的面前。
陈放却是朝里面一撞,直接将两人撞开,然后跟了过来。
徐青与徐东来不由失色,原来在陈放撞来的一刹,两人根本没反应过来。只觉陈放如之鱼,逃出生天。
徐青与徐东来马转身,便要攻击陈放。
沐静淡冷说道:“好了,别动手了,你们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徐青与徐东来便也只能老实的待着。
沐静这一次却是直接去洗手间。
她进了洗手间,然后回头面对陈放,淡淡说道:“你要进来吗?”
陈放脸蛋微红,他虽然无赖,但也没无赖到这个地步。所以还是转过身去,说道:“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沐静冷冷的关了门。
陈放在外面,他脑海里已经自动浮现出了女神沐静如厕的情景,那肯定是香艳无的。
不过,陈放显然要失望。因为这时候里面抽水马桶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等到水声没有时,沐静也已经如厕完毕。
xie e的陈放依然什么都没有听到。
这让陈放有些失望。
随后,沐静到茶庄的餐厅用餐,陈放也一直跟着。
沐静对陈放还是有些服气,她见过不少高手。那些高手都是有着翩翩的风度,自持身份的。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像陈放这么不要脸,厚脸皮的。
沐静吃饭,陈放也跟着吃。而且还抢沐静碗里的肉吃,嘴里美其名曰是怕i nu姐姐长胖。
这顿饭,吃的沐静哭笑不得。但沐静也知道陈放是个厉害的高手,因为陈放抢肉的那一筷子,快捷无,如电如风。算是自己也很难阻止。
吃过饭后,陈放又在哪里大言不惭的感慨。“哎,i nu姐姐,你真好呀。跟着你,有吃有喝的。还可以天天看着你这么漂亮的人儿。你还是永远不要把车还给我好了,不然我都没理由跟着你了。”
沐静听了这货的话,顿时感到胸闷,可却又有些无可奈何。
哎,要脸的人遇到不要脸的人,总是会吃亏一些。
下午五点的时候,沐静主动认输,将宝马车的钥匙还给陈放,说道:“好,你赢了。”
陈放呵呵一笑,拿了钥匙跑。
沐静也不想轻易认输,但她也知道,这家伙是牛皮糖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自己还真跟他耗不起。所以,沐静果断的认输。
不过沐静对陈放则更加好了。这个人,身手深不可测,性格却是无赖厚脸皮。但他行事作风又不算下流,有自己的底线。
这个人身一定有很精彩的故事。
陈放却不管沐静怎么想,他开了车去往雅黛公司。
唐青与宋妍儿一直在锦湖大楼等待陈放。
目前她们还不知道独眼会怎么继续报复,所以对陈放格外的依赖。
陈放车子开来,两女车。车之后,陈放启动车子,开了出去。
唐青不由惊叹道:“沐静还真把车子还给你了?”
陈放说道:“那是当然啊。我一去,她对我太客气了。一个劲的拉着我的手表示感谢。”
“感谢你什么?”唐青没好气的说道:“感谢你把她的车砸了?”
陈放说道:“当然是感谢我保护她的车啊,最后还硬是要留着我吃了一顿晚餐,推都推不掉啊!”
“你嘴里从来没一句实话。”唐青无语的说道。
好在她和宋妍儿也都有些习惯这家伙的风格了。反正车子回来好。
送唐青和宋妍儿回柳叶别墅后,陈放便驱车回自己的租屋。这时候是下班时间,陈放突然觉得这样回家很是无聊。
心里还是有些期盼和许舒再发生点神马的。如再喝喝酒,弥补昨天的遗憾之类的。
于是,陈放拿出手机给许舒打了过去。
“涵妹啊,晚我请你吃饭吧。”陈放说道。
“没空!”许舒直接冷淡的拒绝了,而且挂断了电话。
陈放一愣,娘的,这娘们怎么翻脸翻书还快啊?
难道是在怪自己?
怪老子什么?
难道是怪老子昨晚禽兽不如,居然没有和她快乐?
他心里不由好笑,知道这是不可能的。
陈放也不是傻子,他明白很可能是许舒不想和自己发生什么交集。当下,他也不多想了,直接驱车去了个快餐店。
这货开着一辆宝马七系去吃十块钱的快餐也是蛮任性的。不过他也不在乎外人的目光。
他吃了一顿十块钱的快餐之后,随后回家。
陈放一般没事的时候,他是很能宅在家的。基本可以几天几夜不出去,每天是盘膝打坐。
不过这货闹起来,那也是非常能闹的。
夜晚九点左右,陈放本来是盘膝闭眼坐在床的。这时候,他忽然睁开了眼睛。
他的眼闪现出一团精芒。
随后,陈放出了租屋,接着如一头狸猫窜了出去。
他没有开车,步履如飞,速度居然不开车慢。
独眼今晚很不爽,教训陈放没有教训到,反而要赔两百万。
两百万是什么概念?可以给普通人幸福的过一辈子了。
独眼想想都是肉疼。
此刻,独眼在自己的一栋三室两厅的大房子里。他喊了几个嫩模过来,又开了不少红酒。
今晚,独眼要发泄,要开无遮大会。
他独眼在海滨市混的开,多少人都要给面子。所以喊几个不入流的嫩模还是没什么问题。
客厅里,灯光一片雪白。
三个嫩模在独眼面前搔首弄姿,献着殷勤。
她们都知道独眼的人脉很广,只要把他服侍好了,他帮忙推荐推荐,自己的路会顺很多。
独眼的手也不闲着,在几个嫩模身摸来摸去。
这家伙,真是享尽了艳福。
在独眼快要忘记伤痛的时候,一声叹息突然从门外传了来。
屋子里开了音乐,很是吵闹。
三个嫩模什么都没听到,但独眼却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这一声叹息。
独眼顿时吓出一声冷汗,喝道:“什么人?”
三个嫩模顿时觉得莫名其妙。
那大门忽然之间开了。
陈放出现在了大门处,陈放扫视一眼后,脸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。其实他也不由在心里羡慕独眼这个家伙。
尼玛,老子要是能够更无耻一点。也可以找这么多i nu来玩玩啊!
可惜,陈放也永远做不到这么荒唐。
独眼看见陈放时,脸色立刻煞白。
陈放微微一笑,说道:“咱们现在应该可以谈谈了吧?”
独眼心警惕,他对那三个嫩模冷声说道:“滚!”
三个嫩模看出了气氛的不对劲,那里敢在这里久待,不需要独眼多说,立刻抓了外套,仓皇离开。
待嫩模们走后。
陈放来到独眼的面前,找了一张单人沙发坐下。
“你想干什么?”独眼冷声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