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极品美女老婆小说 第六章节 伤心事

【我的极品美女老婆小说 第六章节 伤心事】
“为什么不想当兵呀?”许舒马上问。
陈放叹了口气,说道“工作多,没提成,人家休假我加班。你说这当兵有什么好的?”
许舒不由噗嗤一笑,说道“那当保安也好不到那里去啊!”陈放嘻嘻一笑,说道“至少没有生命危险啊!”
许舒也看出陈放根本不想谈过往,尽是胡编乱造的搪塞自己。当下,她也就不再多问了。不过她马上又说道“对了,小放,我们公司现在正缺个保安队长,你身手这么好,你就去我们公司吧。也总比在这个小区强。”
陈放顿时来了兴趣,反正今天揍了那赵虎一顿,自己也在这小区难以安生了。他马上说道“工资怎么样啊?”
“肯定比在你这里强啊!”许舒说道。
陈放一想也是,再说他也不是个在乎工资的主。本来就是没话找话。“那好吧。”
许舒马上高兴起来,说道“那就这么定了,你什么时候能去上班?”
“就明天吧。”陈放说道。
许舒嫣然一笑,说道“那好,你在这的工资要不到就算了,我们给你补齐。”
陈放一听许舒这么说,马上对许舒的身份感兴趣了。他问道“舒姐,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呀?是你开的公司吗?”
许舒脸蛋一红,说道“我哪里开得了公司呀,我就是个打工的。只不过我和我们总裁是朋友,我在她那儿也说得上一点话而已。”
陈放说道“奥,那我还是不知道你们公司是干撒的。”
许舒说道“服装设计!”
陈放恍然大悟。
这一顿饭,吃的很是愉快,融洽。陈放是个天南地北都能侃的人,不时逗得许舒捧腹而笑。
陈放每次看着许舒大笑时,胸前波浪起伏,他顿时眼睛都直了。
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。
这顿饭吃的时间也够久了。
由于两人都喝了酒,也就不好开车了。许舒索性就将车丢在了路边车位上。反正这儿离小区也不远,干脆就步行回家。
许舒和了两听啤酒,她的脸蛋呈现娇媚的红。而且她喝酒之后,身上的香味越的浓烈,这让一旁的陈放闻得心都醉了。
许舒走了一段路,她觉得头扎起来碍事,于是将箍拉掉。刹那之间,一头乌黑的秀如瀑布般散落下来。
这一瞬的美丽和光彩让陈放看的呆住了。
就像是传说中的姑射仙子入了凡尘一般。
许舒见陈放呆住,不由奇怪的问道“怎么了?”
陈放由衷的说道“舒姐,你怎么可以这么漂亮,美丽。我要是能娶到你这样的老婆,就是杀了我,我都不能和你离婚啊!”
这话一说出来,陈放心里就咯噔了一下。
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。许舒离婚的事儿他是道听途说的,自己怎么能当面说出来呢?
果然,许舒的眼神黯了下去。她没多说什么,只是道“走吧,快点回去吧,时间也不早了。”
许舒说完就快步走到了前面。
陈放在后面马上看到她走路时候,臀部之间的幅度。那黑色套裙包裹下,这种扭动的风情实在让人着魔。
陈放本来还想道歉的,但是这时候看的居然忘记了那一茬。由此可见,这家伙也是没心没肺的主。
随后,陈放快步追上了许舒。“舒姐,对不起呀。”陈放忙说道。
许舒淡淡说道“没什么。”
两人就在这样的怪异气氛下回到了小区。
陈放所工作的这个小区叫做北湖小区。
许舒确实是被陈放勾起了伤心事,所以她一路上都没有跟陈放讲话。但其实她也没有生陈放的气。
刚到小区外面,一道黑影忽然闪了出来。
许舒顿时啊的一声尖叫,吓了一大跳。她下意识的抱住了陈放。她昨天才遭遇被入室打劫的事情,所以现在敏感得很。
顿时,软玉温香在怀。陈放那个爽啊,他都感受到了许舒那绝对傲人的饱满挤压的胸膛的感觉。
同时,陈放也看到了黑影。
黑影不是别人,却是陈放的室友小周。
小周正一脸古怪的看着陈放和许舒搂在一起。
“咳咳!”陈放咳嗽一声,说道“舒姐,他是我的同事,小周!”
许舒一听这话,心里那个羞啊。娇嫩的脸蛋顿时有如火烧一般。
她深吸一口气,还是离开了陈放的怀抱,然后转身面对小周。
“你好!”许舒刹那之间就显得大方得体了。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生过一般。
小周面对女神般的许舒,他反而紧张起来了。小处男的脸都红了。
陈放倒是知道小周在门口堵自己肯定是有事,于是问道“怎么了,小周?”
小周立刻醒悟过来,他马上来到陈放身边小声说道“放哥,你还是快走吧。我听他们说赵虎今晚要整你。”
陈放马上说道“靠,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,吓我一跳。”他拍了拍小周的肩膀,说道“放心吧,赵虎个小瘪三我还没放在眼里。”
“放哥,你……”小周不由无语。他还想再劝,陈放已经对许舒说道“舒姐,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许舒点了点头。
她和陈放进了小区后,立刻就担心的问陈放,道“怎么回事,赵虎不是你们的保安队长么?他为什么要整你?”
许舒是见过赵虎的,总觉得那个家伙有些流里流气,不是个好东西。
陈放笑道“没事,中午揍了他一顿。你也看见过那瘪三了对不对,小小年纪,眼睛总是朝天看,不知道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。我也就是代他爹妈管教管教他。”
许舒承认陈放说的没错,那个赵虎的确很欠揍。但她还是问道“为什么要揍他啊?”
她不太喜欢一个男孩子总是跟人打架。
事实上,许舒喜欢成熟,有事业心的男人。对于陈放,她也就是当做救命恩人,顺便觉得好玩,喊声弟弟而已。但像陈放这样的保安是绝对不在她的择偶范围里面的。哪怕她是离过婚的,她依然是有她的骄傲的。
陈放便说道“我今天上晚班,不是舒姐你约了吃饭吗?于是就找他请一天假。他不批,我说随便他批不批。于是这货就要揍我,接着,他揍不过我,所以就变成我揍他了。”
陈放说的轻描淡写,丝毫不当一回事。
不过就在这时,后面忽然传来一声喝。“站住!”
正是赵虎的声音。